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通知 >>重点提示

字体:【】【】【打印 | 关闭

儒雅谦和,渊默坚守:访中文系孙福轩教授

来源:传媒党政办     作者:    摄影:    编辑:管理员    日期:2018-06-19     总浏览量:1297

1529477494991305.jpg

初见孙福轩老师时,便给人一种“有匪君子,如切如磋,如琢如磨”之感,真正接触后,更发现他身上还有难掩的那抹“天真”——学术上的纯粹、教学上的独到与生活上的纯真。在采访过程中,孙福轩老师对每一个问题都剖丝抽茧,认真而不失幽默的回答,流畅平实的语言背后尽是底蕴洞悉。

 

潜心科研,草木葳蕤

日前,孙福轩老师申报的《民国时期辞赋批评研究》项目获得2018年度国家社科基金年度项目立项 是于2011年首获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后,再次给学院国家社科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谈及为什么会着手民国时期辞赋批评的研究,孙福轩提到了当下的“民国热”,民国时期的政治、思想、经济与文化各个方面的研究都在如火如荼地进行。但是从新的学术体系上对民国时期的骈文、辞赋的研究却很少。在第一本专著《清代赋学研究》后记中他曾讲道:“好在本书的出版并不意味着这一研究课题的结束,今后我还将沿着这一课题继续走下去。”具有通贯的学术视野,是孙老师的学术特色。所以此次的《民国时期辞赋批评研究》,一方面是因为这块研究区域是一个空白点,另一方面他认为这也是自己研究时段上的一种延续。

文科类的科研也不是闭门造车,而是要触碰现实,具有问题意识和现实精神。同时要阅读大量的古代典籍,重读经史子集,爬梳剔抉,烛幽探微,其间的艰辛一般人难以忍受,并且将已有的知识体系融会贯通也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。但是孙老师始终觉得“真正想要去做一件事情,问题总会克服的。”正是基于严谨求实、孜孜不倦的探索精神,成就了孙老师的科研,且成果卓著。

 

学问之意,执着坚守

“我觉得做学术目的,不能纯粹只为了运用,是为了人生。”从前的学术研究,学者们往往将学术作为一种事业。但现在分科越来越细化,学问相对于之前来说就显得比较狭隘,更像是在书斋里做学问,不可能做得很宏观。孙老师觉得“学问是人生的问题,同时也是维学的问题。学者做学问的最大意义就在于将其作为生命的寄托和延展”。

他甚至有些“任性道:“就是喜欢做,就是一种乐趣。”把学问、人生、社会结合在一起,不只是为做学问而做学问,这就是一种乐趣。

民国的学术大师,正如在学术中完成生命的陈寅恪先生所讲:“独立之精神,自由之思想”。他们那一代学者将人生与社会结合在一起,并不是为了学问而学问,孙老师感叹道:“高山仰止。”所以他觉得,在做学问的同时,其实对生命和人格也有了更进一步提升。

不为功利,才是做学问最原始的意义。

1529481711248278.jpg

孙福轩老师和中文系教师合照


大学之道,在明明德

孙福轩老师经常对学生说过:“读中文的人是幸福的。”中文是一个关于人生的专业,是一门温情且有厚度的学科,是“为了诗意的生活”。如果说历史和哲学更需要一些理性与判断的话,而中文这个学科则是人情世态的书写,是一门有温度的学科

现如今有很多人觉得读中文可能不太实用,孙老师却觉得:“文科就是有用即无用,无用即有用。”工具理性虽然能产生很多的经济价值与即时效应,但是他认为:“良性的社会不只应该要有技术,还要有精神。”

作为一个中文人,孙老师觉得首先要爱自己,及于自己的父母兄弟,然后再将爱给予自然于世界。这其实就是一种仁爱之心。“中文人并不只能默默关怀,更需要有一种批判精神、独立精神,要保持自己人格的充盈。”中文人需要站在公平与正义的一侧,中文人还需要有一种心灵的自由,一种能涵养人心灵的自由。所以在他眼中,中文专业类似于古代的“大学”,就是一种“成人”之学。


传道授业,自我建构

1993年在高中执教,2000年来到浙大读硕士、博士,2006年任职大学,至今已有12年。在同学们眼中有内涵有深度、温柔而儒雅,有时候甚至有些可爱的孙福轩老师,在教学方面也有自己独特的见解。

孙老师觉得现如今“创新”成为一股热潮,但是却很少有与之相匹配的创新课程与体系,教育方式更多是以老师讲为主。加之当下社会、思潮的多重影响,娱乐至死、碎片化阅读、价值裂殊,如此等等,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学生的上课质量。

教学要建立在一个大家都特别感兴趣的基础上,他很看重培养学生的自主性,强调基础阅读与课堂活动相协调。 他认为这种教学方式在中国古代早已有所呈现,一部《大学》可以涵盖一部长长的教学史和方法论。他提倡师生间的多元交流。通过与学生进行交流式的学习,学生慢慢会进行知识的自我建构,因为是主动地去学,加之自己的知识背景,然后不断地进行重组,最后自然而然地就会构建属于自己的知识体系。

1529481217125193.jpg

孙福轩老师接受学生采访


静水流深,淡然生活

在聊及平时生活的话题时,孙福轩老师觉得自己是个很喜欢交朋友的人,他笑道:“说是臭味相投也好,就是喜欢在一起聊聊天。”除了交朋友,他也很喜欢读书,读读经典与专业书籍,有时候也看看闲书。

但他并不是一味地窝在书堆里做学问,平时喜欢运动,看看话剧,偶尔也出去旅个游,览过大漠的广阔,睹过奇异的喀斯特地貌,游过西湖的湖光山色,然而他每次旅游必去的地方,却是当地的博物馆与图书馆,因为他觉得有些地方风景是差不多的,但是文化却是不一样的。

从小就喜欢租赁图书读唐诗宋词,现如今做学问与读书就成为他最大的爱好与兴趣。孙老师认为爱好对人有促进与提升作用,你的爱好,无论大小,无形中总会对你有些提升这些爱好会慢慢形成或促进你今后的事业,对你起着有利的支撑,同时也可以放松你的情绪。一个人需要有爱好,这样生活才会更充实与完整。

 

这就是儒雅谦和、学识渊博的孙福轩老师,将文学揉进生活,用热爱筑起了灵魂的栖居之所。



孙福轩简介

1971年出生,山东济宁人,大学毕业后在中学任教,2000考取浙江大学古代文学专业的研究生, 2006年获得文学博士学位,现为浙江大学城市学院中文系教授,科研部副部长,浙江大学硕士生导师,杭州市市属高校中青年学术带头人,浙江省公共文化研究特聘专家。主要研究方向为辞赋学、中国文学批评史、中国古代文学。主要学术兼职有国际辞赋学会副秘书长;中国辞赋学学会理事;中国古代文学理论学会、中外文艺理论学会会员。曾主持(参与)国家级等课题十余项,出版《清代赋学研究》等专著(编著6部,主编(参编)《中国古代文论教程》《中国古代文论作品与史料选》《经典文学导读》等教材3部。成果获得浙江省哲学社科优秀成果三等奖、浙江省社科联优秀成果一等奖、杭州市社科优秀成果一等奖、浙江省高校科研成果三等奖、浙江大学董氏优秀成果奖等多项奖励。《历代赋学批评资料整理研究》项目获得2011年度国家社科基金后期资助立项。



文:传媒记者团 李露 覃文茜